《我的县长父亲》获奖被删 德州作协太没风骨

2022年9月24日 by 没有评论

起因是山东省德州市作家协会发布“廉洁文化主题文学作品征文获奖名单”,一篇名为《我的县长父亲》的纪实散文获得了征文比赛一等奖。因为该散文取名与喜剧电影《夏洛特烦恼》中的“我的区长父亲”作品名撞车,引发部分网友嘲讽,随后德州市作家协会便删除了获奖信息和相关链接。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从表面上看,《我的县长父亲》和电影《夏洛特烦恼》中的“我的区长父亲”撞车了,但其中内核却完全不是一回事。“我的区长父亲”中区长是现任领导,旨在讽刺某些领导滥用权力、子女拉大旗扯虎皮的不当行为;而《我的县长父亲》却是一篇回忆性的纪实散文,散文中的县长已经过世多年,就连散文中的“县长儿子”也已经退休,和公权力没有半毛钱关系。

先说网友。部分网友在这一事件中扮演了不太光彩的角色,尤其是那些直接和《夏洛特烦恼》挂钩而开喷的,我估计他们也就看了个标题,正文连一个字都没看,否则也不会如此无脑乱喷。这种网友往轻点儿说可以解释为“不明真相”,说重点儿那就是“键盘侠”——喷子。当然,值得欣慰的是,更多的网友在无脑喷的评论下面留言“看完了再回来评论”,这部分理性的网友不仅更直观地凸显了前一部分网友“直觉先行”的不靠谱,同时也说明在互联网上,理性声音始终是主流。

说了网友,再来说作者。已经退休多年的作者于忠东,电影中的梗她应该不知道,否则不会这样起标题,平白让自己和父亲陷入风波。一个铁板钉钉的事实是,作者的父亲于志明的确是县长,一没有夸张,二没有杜撰。通过这件事儿,不仅是作者清清白白的身家经受住了一场互联网的“大考”,也展示出员的伟大品格和家风传承。

读过散文的朋友都能看出来,这篇文章的字里行间充满真情实感。通过作者的回忆,我们看到了老一代人的风骨和坚守,看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奉献精神。所以说,这样的文学作品凭什么不能获奖?这样的获奖信息又为什么要删掉?我以为这样的好官值得上热搜,他永远活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心中!

最后来说山东省德州市作家协会。必须要说的是,在这起事件中德州市作家协会扮演了不太光彩的角色。首先,作协天然负有征文比赛审核稿件的责任,负责审核的编辑理应清楚这一标题可能引发的争议并提前和作者进行沟通。如果说作协在这一点上只是做的不到位,没有提前预判可能存在的风险和舆情,那网友质疑后的做法,可就让人不解了。

面对没有看文章的网友质疑,德州作协完全可以在嘲讽和质疑出现的第一时间,就立刻进行回应,对评选活动的目的、流程和评价标准作出说明,甚至还可以强硬地怼回去,让网友看完文章再评论。但德州作协却选择了最错误的一种应对方式:他们一边表示征文活动评选本身“肯定合规”,一边却悄咪咪地删除了文章获奖信息和链接。

我不知道德州作协出于何种动机删除相关信息,但从结果来看,这样妄想一删了之的做法,正好给人以“此地无银三百两”和“瓜田李下”的质疑借口,不仅失去了有效回应质疑的绝佳窗口期,还让本来理直气壮的事情平白自我矮了三分,给了舆论进一步发酵的借口。其实,如果德州作协能够联合作者认真回应质疑,好好的摆事实、讲道理,不仅负面猜测会迅速烟消云散,还可能将负面舆情变成一次正面宣传机会。可惜的是,这一切都让“删帖”的昏招给破坏了。

网友稍微一质疑,作协就立刻怂了,这么怕事还搞啥征文比赛?为了少一些麻烦,宁可丢掉原则,宁可忽略正能量,宁可将最优秀的作品和最值得赞美的英雄移开公众视线。这种没有责任担当的解决问题方式,凸显了德州市作家协会政治意识不强,思想品格不纯,坚持原则不够,用文人的话来说就是没有风骨。

我想说,如果一个组织或个人因为怕事儿而不敢为正能量仗义执言,这样的组织或个人注定不会有大的作为。具体到作协来说,作为一个地方文化人的“根据地”,如果连这点担当和风骨都没有,还是趁早换领导算了,省得最终变成随风而动的“墙头草”。

其实,回过头来看作者和作协的发声,呈现出了这样一种强烈的对比。一方真诚表态,用真实的细节得到了网友的认可和赞成;一方躲躲闪闪,把原本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甚至引发负面舆论。希望各地能够以此为戒,在面对舆情不要心存畏惧,应该保持挺立,坦荡公正的正面发声,绝对不能因为担心网络负面声音和情绪就躲躲闪闪、畏葸避战,那样不会解决问题,还会把问题搞得复杂化、扩大化。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